我国生猪九成以上从国外引种扩繁,37个本土品种濒危或灭绝

 二维码
发表时间:2021-04-10 15:00
国内生猪大量从国外引进种质资源,生猪市场重引进、轻选育,已陷入“引种—退化—引种”的恶性循环,正遭遇“卡脖子”风险。同时,由于保护力度不够,我国部分本土品种面临濒危。受访人士呼吁,加快本土种猪种质资源的创新创制,摆脱长期依靠国外引种的局面。



九成以上从国外引种扩繁



在刚刚过去的2020年,中国种猪进口总量超过2万头,创下历史新高。


目前,中国猪肉超过八成来自国外引种,并正在陷入一个“国外引种-退化-再引种-再退化”的局面。


从1994年到2007年,我国本土猪种市场占有率从90%暴跌到只有2%,来自国外的猪种几乎完全占领了中国老百姓的餐桌,而大量本土猪种已经灭绝或濒临灭绝。


种猪进口创下新高


中国人养了全世界一半的猪,也吃掉了全世界一半的猪。数据显示,2019年,全球猪肉消耗量达1.009亿吨,中国消耗4486.6万吨。2016到2018年,我国猪肉产量占全世界产量的比例也基本稳定在48%左右。


然而,中国用于繁衍食用商品猪的种猪却长期依赖进口。数据显示,2000年至2007年,我国种猪年平均进口量为2100头,近两年来进口洋种猪数量大幅增加,2020年种猪进口总量超过2万头,创下历史新高。


安徽省农科院畜牧兽医研究所副研究员李庆岗介绍,我国生猪养殖业主要引进的外来品种有巴克夏、皮特兰、汉普夏等6个品种,其中,长白猪、大白猪、杜洛克猪3个品种在我国的市场占有率达90%以上。

国外这些白猪长得快、饲养成本低,平均6个月就能出栏,每增重一公斤仅需消耗2-3公斤饲料,价格相对土猪便宜不少。而传统的中华土猪长得慢、数量少,平均一年才能出栏,每增重一公斤需要消耗5公斤饲料。加上国产土猪的瘦肉占比仅为35%,明显低于洋猪75%的瘦肉占比,来自国外的洋白猪逐渐占据生猪养殖业的主流,也占据了老百姓餐桌。


事实上,中国本土的黑猪也具备很多优点,除了肉质好外,其抗病性能和繁殖力更强。不过,随着抗生素大剂量使用之后,洋猪的抗病性能几乎和本土猪站到了同一起跑线上。


值得注意的是,进口的洋猪也有其劣势,就是繁殖几代后,容易退化。但对于外国猪企来说,这反倒算是一个优势,因为种猪不断退化,国内养殖行业就需要不断从国外引种。当前一头原种猪,价格常常高达2万元,中国每年从外国进口的种猪和猪的精液,费用高达数亿元。


皖北地区是重要的生猪养殖区域,不少县(市、区)是生猪调出大县。据皖北一市畜牧兽医技术推广中心主任介绍,该市生猪每年出栏量约500万头,其中98%为外三元猪。“过去为了解决够吃的问题,推广‘三化养猪’,即品种优良外来化、母猪地方化、商品猪杂交化,主管部门还给补贴。”他说,后来养殖户尝到了养外三元猪的甜头,就不愿意养本土猪了,地方本土种猪已很难再看到。


法国种猪


一位业内专家说,受非洲猪瘟叠加效益需求的影响,全国种猪核心群较非洲猪瘟前下降30%左右。皖南黑猪是皖南地区本土品种,非洲猪瘟传入后,散养户因无防护措施,纷纷退出养殖,保种企业也面临非洲猪瘟威胁,一些保种场的种猪死亡或遭扑杀,保种形势较过去更加严峻。


恶性循环:一些本土种猪濒临灭绝



重引进、轻选育,生猪产业陷入“引种—退化—引种”的恶性循环。虽然一些企业已建立本土种猪核心场,但不少种猪场仍然不断从国外引种,成为国外种猪企业的扩繁基地,而没有进行持续有效的选育。“控制养殖业主要在于控种。”安徽农业大学教授陈宏权说,如果不进行选育,生猪各方面的性能都会逐渐退化,一般3年左右企业会再去引种,生猪企业逐渐陷入恶性循环。


根据原农业部发布的《全国畜禽遗传资源保护和利用“十三五”规划》,在我国地方畜禽遗传资源濒危品种列表中,37个猪品种处于濒危、濒临灭绝或灭绝状态,其中横泾猪、虹桥猪等8个品种的猪已经灭绝,岔路黑猪、碧湖猪等5个品种濒临灭绝。


此外,保种是为了保存该品种的基因库,目前保种场以活体保存为主,没有建立起有效家系的保种,没有开展保种群的身份登记和识别系统建设。“仔猪有清楚的谱系很重要,没有谱系等于杂乱无章地自由交配,失去了保种的意义。”陈宏权说,这与良种联合攻关脱节有较大关系,科研院所搞论文搞项目,一些成果在铁皮柜里没有及时转化,而保种场的应用研究缺乏人才技术支撑,本土品种的遗传资源开发存在一些不足。


加大本土种猪遗传资源的基础研究



业内人士和专家认为,生猪养殖业依赖国外引种一定程度上威胁我国畜禽种质资源安全。为此,要培育中国特色的种猪种质资源,摆脱长期依靠国外引种的局面。


天邦研究院养猪效率研究所所长吴卫东认为,要在引进国外种猪的同时构建国外种猪的育种机制,做好引种之后的选育工作。同时,鼓励企业和科研院所沉下心,加大本土种猪遗传资源的基础研究,培育有中国特色的种猪种质资源。


上海市农科院畜牧兽医研究所研究员张德福表示,目前国内大部分本土种猪采用活体保存的方法,维持成本高,风险大,难以规避外来疫病的威胁,今后可探索以活体原位保种为主、静态冷冻保存为辅的保种思路,构建保种场、保护区、基因库相配套的资源保护体系。


不过,发展生猪育种技术并非易事,国内由于现代养殖业起步较晚,除了育种专业技术人员缺乏外,原始数据的积累量和准确性都不够。


在中国,只有大规模的企业有生猪育种的技术能力,广大中小企业和养殖户无能为力,但大企业之间因竞争并不愿进行遗传交流,联合育种进展缓慢。


如此,本土的育种体系不完善,进口的优质品种也无法得到很好的保种、繁育、改良,国内生猪产业陷入“国外引种-退化-再引种-再退化”的局面,这进一步加剧了对进口的依赖。


来源:半月谈、环球网资讯


website qrcode

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